我兩個兒子都上了重點大學,買了大房子,可是我跟老伴還是住進了養老院

玩游戏 2018-11-15

我們總愛說,來日方長,但是大多數的時候是並沒有來日的。所以,如果你有想愛的人就趁早去愛,有想做的事情就及早去做,別等來日,好好珍惜當下。生命來來往往,來日並不方長。盡情去愛,拼命去抓住。別等,別遺憾。

我倆兒子上清華和人大,可我還是進了養老院

我們以為父母可以照顧自己,但其實他們已經漸漸失去自己生活的能力,到了需要依賴你的時候。

五一節過完了,你是不是放假的時候都在遊山玩水的路上?

當你常年出門在外的時候,有沒有想過:

當著空巢老人的爸媽,嘴上說不要你養身體上其實已經差到不行了。

採訪了一對兒女讀名校、特別有出息的空巢老人李老夫婦。

才知道我們忽略陪伴的老人,一方面正承受身體衰老的無助,另一方面,對子女的渴望,讓他們每一天都在孤獨中煎熬。

李老今年70歲,老伴兒68歲。

退休前,李老夫婦都是省城電子研究所的研究人員。

李老的兩個兒子,一個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,一個畢業於清華大學,之後繼續深造並取得了高學歷,如今都在北京定居。

在世俗意義上,有這樣的兩個兒子,對於任何家庭的長輩來講,此生都應當算是功德圓滿了。

而“功德圓滿”也是李老在接受採訪時,最喜歡說出的詞語。

但這4個字從李老嘴裡吐出,並不盡是欣慰,還有些唏噓和自我勸慰。

空巢危機。

兩個兒子遠居北京,我們的老年空巢生活,過了將近10年了。

起初,一切似乎都還和諧,充裕的養老金足夠我們老兩口安度晚年。

那段時間,我們還經常出門旅遊,過著逍遙自在的日子。

但是,隨著時光的流逝,我們這對在撫養子女上“功德圓滿”的老人,越來越感受到垂暮生命的重荷。

我們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,尤其最近兩年,更是每況愈下。

我患有嚴重的心臟病,老伴兒患有嚴重的高血壓。

日常生活中,我們是彼此的醫生,一個替另一個量血壓,一個監督另一個按時服藥。

我們知道控制病情的重要性,而且心裡都很清楚,一旦其中一個倒下了,另一個都沒力氣將對方背出家門。

這種擔憂在2017年年初得到了證實。

當時,我的心臟病突發,幸虧鄰居幫忙,打電話叫來了120急救車。

誰知我前腳剛被送進醫院,留在家的老伴兒也感到天旋地轉,就地躺在了地板上。

等到第二天,鄰居發現了她,喊來120,接著老伴兒也被送進了醫院。

這件事情發生後,我們這對老夫婦的空巢生活正式敲響了警鐘。

唯一的出路。

我們不是沒想過去北京和兒子一起生活。

以我們倆的收入,即使生活在北京,也不會給孩子們增添太多負擔。

但是,北京的情況太特殊了。

孩子們在“北上廣”之外任何一座城市生活,我和老伴兒的晚年都不會遇到今天這樣大的困難。

兩個孩子雖說都在北京買了房子,都是150平方米左右,算是“功德圓滿”了。但這輩子也都實實在在地被套在那150平方米上了。

因為過得並不容易,所以孩子們的心理上,就格外愛惜自己的小家庭。我和老伴兒也能理解。

按說150平方米的房子,除了他們各自一家三口,也夠住下我和老伴兒了,但孩子們都不主動開口請我們去住。

有一年過年,全家人都在,兩個兒媳婦用開玩笑的方式互相說:

“現在國家人均居住面積的小康標準是30平方米,如果咱們誰家再擠進兩個人去,立刻就生活在小康線以下了。”

也許說者無心聽者有意,我和老伴兒當時只能相視苦笑。

也許生活在北京,這條“小康線”就是孩子們潛意識中的一個底線,如果擊穿了,在心理上就是對他們人生價值的否定。

他們好不容易在北京立了足,過著還算體面的“小康”日子,我們做父母的,也不忍心擾亂他們的生活,給他們成功的心理抹上一道陰影。

而且一個家庭,成員之間需要相對私密些的空間,這個觀念我們老兩口也是有的。讓我們和孩子們擠在一起,也會替孩子們感到不便。

還有個辦法,就是我和老伴兒在北京租房住。可是,怎麼盤算,都不可行。

即便我們住在北京,兒子就在身邊,可日子一樣是我們老兩口自己過,一樣是空巢家庭。

頂多週末時孩子們能過來看一眼,這樣就等於是白白花了一筆冤枉錢。

思前想後,唯一的出路就是我和老伴兒獨守空巢。

提前服老。

現在看來,對於暮年生活,我和老伴兒都太過樂觀了。

當年,我們退休的時候想著,自己老了絕不拖累孩子們。

以為我們和孩子之間的關係,自從他們考上大學那天起就已經“功德圓滿”,從此,在彼此的義務上都不做強求。

那時我們想,在自己的老年,可以依靠不薄的退休金遊山玩水,完全投身到大自然的懷抱中去。

直到老得哪兒也去不了的時候,就找一個小保姆伺候自己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
加入好友,隨時分享有用經驗!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会喜欢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添加好友
點擊關閉提示